淺眠SUNNY

Jajajaja

写作痛苦等级表

害怕😨

一颗柠檬多少坑:

以下症状随程度增加而同时存在,属于叠加关系。

一级:反复删改。
花平时三倍以上的时间写相同字数。



二级:茶饭不思。
工作不完成并不想吃东西,靠咖啡为生。



三级:夜不能寐。
盯着墙面睡不着,因为人物走形的恐惧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四级:迁怒他人。
开始对劝你吃饭或者任何挡在你和键盘之间的东西大喊大叫,包括你的猫。



五级:丧失勇气。
你确定你已经写不完这篇文章了,这绝望折磨着你。你怀疑自己的阅历和天赋,决定放弃,潜水自杀,永不出现。



六级:逃避现实。
你没有勇气自杀,你开始刷微博开新坑,假装忘记你想写这篇文章。虽然...

【肖根】是三個腦洞AU段子


*沒頭沒尾的通靈之戰(俄羅斯通靈節目)AU

這一次Shaw在Root的前面出場。Root剛結束化妝時Shaw已經從攝影棚回來了。一言不發地抓過Root放在一旁的三明治打開大口吃了起來。

對於Root,沒有人比Shaw更好讀透。比方說,Shaw早晨起床的固定時間和每天運動的量、早餐和錄製開始前吃了些什麼,再比方說,剛才參加的試題究竟是什麼以及又被懷疑論者主持人為難。

Root揚眉,從化妝師手中奪走那隻口紅遞到Shaw的面前,顯然後者沒有明白這是要她做什麼。

「用三明治交換一次妳幫我塗口紅的機會,不過分吧,親愛的?」

「呃⋯」

Shaw減緩了咀嚼的速度,只是在片刻之後又像是回過神來那樣用兩根手指捏住了口紅的尾...

【肖根】 Dream Reboot

*標題是 @S君 給起的,比哈特。
*大概是暖錘
*帶了一點點玻璃渣

妳通常不會做這樣的事。

屏息凝神地注視著擅自入住妳的屋子的女人。她霸佔了你半邊的床鋪,踡縮著那雙過長的腿,在妳的被子下發出細弱的呼吸聲。

她很疲憊,她需要休息。於是妳極力不讓自己干擾她的睡眠,輕手輕腳地爬上另一半邊的床。妳和她靠地很近,是那種妳本以為自己會感到不適的距離,但是這樣幾乎噴在妳面頰上的她的氣息,此時卻莫名讓妳安心。

黑暗吞沒了妳曾在她臉上發現的那些微小的細節,但妳可以想象到自然光下她的面色大致有多慘白。死裡逃生,獨自在鬼門關繞了一圈後又像是不知從何處來的野貓那樣忽然出現在妳的眼前。妳不想伸手觸碰她身上任...

養娃二三事(7)


*Merry Christmas



Root有了她人生中第一棵聖誕樹,或者說,這是她們家的聖誕樹。今年之前,她們從未真正過過一個聖誕節,Dorothy不會主動要求,而她們也時常任務在身,特別是當Dorothy更小一點的時候。 


她們一起在家具店給她們的樹買了大袋子的裝飾,在聖誕節假期之前一天的那個晚上就開始裝飾,最後頂上的星星,Dorothy爬上了Shaw的肩頭放上的,那可愛的畫面逗得Root咯咯笑個不停,順手用相機拍下了照片。 


聖誕節的早上Dorothy甚至沒來得及去洗漱,光著腳就從臥室衝去了客廳的聖誕樹旁,樹下放著屬於她的禮物。Shaw把Dorothy...

【肖根小甜餅】《求婚》


*劇透都在標題
*偶爾也來點Root追著Shaw跑也不錯?
*但是我覺得有點OOC所以預警一下

The Machine持續對妳保持沈默,就像鬧彆扭的小孩一樣。

這很難得,也很不妙。『她』仍會幫妳做些需要電子操作而妳在任務結束後又懶得做的小事情,但是『她』拒絕與妳交流。如果說當『她』的聲音在妳右耳中時是安靜,那麼現在就是該死的寂靜。

與此同時『她』與Shaw的通訊變得更頻繁了。雖然Shaw對此什麼都沒有說,也沒人告訴妳,但妳就是知道,Shaw和The Machine在悄悄商量著什麼不想讓妳知道的事。

要知道,如果『她』幫Shaw出軌約炮什麼的,妳不會很介意⋯⋯好吧其實妳會介意,特別是不被告知的情況下,雖然可...

【肖根小甜餅】《當Shaw無聊時》


*這也是個小甜餅(其實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小甜餅
*題目等於無題hhhh
*只是個可愛的小畫面——如果能腦補出畫面應該會更好玩

Sameen Shaw覺得有些無聊。

在把Bear送進寵物醫院後Shaw兩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漫步於由陰沈並且寒冷籠罩的紐約街頭。醫生告訴她,Bear需要住院一段時間,代表著她那小破公寓將會失去充滿活力的那種氣息,而在那些事之後,死寂的公寓變成了最讓她厭惡的事。

Shaw忽然想到了Fusco。她猜Fusco不會認為自己打擾了他的工作,所以她總是像這樣——翹著二郎腿坐在Fusco對面那張椅子上,微微彎曲手指,用指尖敲擊那老舊的木板辦公桌。

「Shaw,是不是妳的機器主子最近減少了妳的任...

養娃二三事(6)



光是聽見鑰匙插進鎖孔的聲音,Dorothy就迫不及待地從地毯上爬起來,丟棄了那些玩具娃娃和陪著她的Shaw跑去了門口。然後傳來的是Root驚呼的聲音。Shaw嘆了口氣搖搖頭。

「I miss you so much,mommy.」

「我也很想妳Dot.」

Root牽著Dorothy一起走回客廳,Shaw看到她們倆時,Dorothy因為休日而睡地亂糟糟的頭髮已經被Root用手指整理乾淨。

Root身上還裹著厚厚的大衣和圍巾,面頰因室內外的溫差泛紅,Dorothy只穿著那種粉嫩嫩印著卡通動物的兒童棉衣,看上去像是準備扒著Root不想離,手上還提著個小袋子。

天知道Root只是出差兩週而已,並且三天兩頭一通視...

【肖根小甜餅】《合照》

*小甜餅真的只是小·甜餅,只有很短的小故事
*梗源fugi太太的明信片,日語不是很好只能聽說讀所以不知道怎麼詢問是否能用所以...侵刪?

「Root,stop」

「只是一張合照而已,Sweetie」

Root舉起她下午完成機器給她的小任務時從號碼那裡順來的相機。那是一個十分普通的隨處都可以買到的銀色數碼相機,而Root正在試圖讓Shaw與她在這個氣氛不錯的酒吧裡合照。

或許是打敗了Samaritan之後所有人都過得清閒了一些,Shaw覺得Root每天都在似乎是無所事事中度過,偶爾機器給了她一個號碼,她會興奮地急匆匆準備自己的工作,也不再那麼的熱衷於單獨行動能提高的那幾個少得可憐的任務成功百...

終於收到了十月之前到的這些本子們...啊啊啊啊好棒。最先看了fugi太太的本...好香豔(捂臉

然後發現nora太太的小料本多了一本??是不小心發多了嘛...

第二張的雜誌是閨女的Spring

海外黨十——分感謝幫忙代簽的姑娘...現在只用聯繫人幫我帶出來就好啦!!啊啊啊啊我也是有自己愛豆直筆的人了!!btw把這個和其他我們殼的照片給其他人看,大家都誇我們殼的美貌。

1 / 3

© 淺眠SUNNY | Powered by LOFTER